你不知道的事

  1.  23

     

    【纲云】蚕食(1~2)

    阅前注意:

     

    这里面的云雀是双性体质!!!

    如果能接收,欢迎继续阅读,如果不能,请温柔默默点浏览器右上角,谢谢!

     


     

    章一

    纲吉发现云雀的秘密是在与西蒙家族战斗之前,当然,是大家都已经从10年后回来之后。

    一开始,是一个下雨的晚上,天气因为雨而突然变冷了不少。“看来今晚可以睡个好觉啊。”纲吉打了个哈欠,钻进了被窝。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隐约的声音。“什么声音啊……”纲吉揉揉眼睛坐起来,“咦?里包恩去哪里了?”扫视一圈房间,当目光转到窗台时,“啊啊啊啊!!!谁,谁……在那?”

    蜷缩在窗台的黑影跳进房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纲吉已经退到了窗里边,紧贴着墙,在脑补各种鬼怪故事了,“你……你想干什么?”

    下一刻,一个冰冷的金属抵在纲吉的劲边,人影冷冷地开口:“吵死了,草食动物。”

    “云雀学长?”纲吉松了口气,什么呀,原来是云雀学长啊……

    ……

    不对,云雀学长怎么会在这里!!!纲吉回过神来就傻了,难道学长看不惯我这样弱小的草食动物要迫不及待地大半夜来我家咬杀我吗??!!!

    “云雀学长……你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过来……”纲吉勉强扯出了笑容问。

    “……”

    “……”

    “……我来睡觉。”

    “哈?”纲吉觉得一定是自己幻听了。

    “我说我来这里睡一觉,有意见吗?”

    “哈……哈哈,怎么会……”纲吉觉得自己的嘴角一定在抽搐。“不过……学长为什么……”

    云雀的拐子更用力地抵住纲吉的脖子:“你想被咬杀吗?”

    纲吉立马连滚带爬地下了床,“云雀学长请!”

    “哼!”云雀收了双拐,把校服外套和鞋子脱了,就倒头睡在了纲吉的床上,把纲吉丢在一边。纲吉发誓如果自己脑门上的黑线可以具象化,一定够煮一锅面了。

    第二天大早,纲吉因为在桌子上趴着睡了一晚浑身痛而难得早起时,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纲吉抓着自己的头发,百思不得其解。

     

     

    章二

    所谓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所以当云雀连着三天都半夜从窗台进来睡觉的时候,纲吉已经从惊恐到吃惊再到淡定了。当然,一直趴着桌子睡这件事真的还不习惯。

    “云雀学长你来了。”别以为只三个晚上纲吉就不怕云雀了,而是如果他不开口的话整个房间就感觉压抑得不行,以及出于习惯性的礼貌。

    而云雀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转头睡去了。

    不过,是错觉吗?云雀学长的脸色好苍白啊,这么说来,这几个晚上学长的脸色都不太好,今晚尤其的明显。嘛,算了,他可是最强的守护者云雀恭弥啊。

    “嗯……嗯”纲吉这回是被微软的呻吟惊醒的。很快,他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学长,云雀学长,你怎么了?”纲吉开了灯,轻轻地摇了摇云雀,只见云雀紧皱着眉,咬着牙不让声音露出来,大滴的汗从额头渗出,却不回答。

    纲吉急得慌了,最近里包恩晚上都不在,现在该怎么办?“学长,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不我们去看医生吧!”说着掀开了被子。虚弱的云雀想阻止却来不及。

    “啊啊啊,学长你受伤了!”看到云雀紧捂着肚子,床单上有一抹红,纲吉更着急了,“学长你不要动,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说着就要往外冲,却被云雀狠狠地拉着,差点没摔趴下。

    “学长……?”

    “不要去。”

    “可是……”

    “不是什么大事。”

    “你都受伤流血了!学长不能任性!”面对自己的朋友的安全,纲吉往往就会爆发出强势的一面。

    再次拖住要往外冲的纲吉,“学长你!”

    “……”隐约云雀说了一句。

    “学长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纲吉低下头。

    “不过就是月经,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学长刚才说的是……月经……呵呵……我果然太着急都幻听了……”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草食动物。”虽然虚弱,但话里的狠劲却一点也不少。

    纲吉觉得自己一定是做梦……

    “学长……不是男生……吗?……”纲吉艰难地发出这几个字,脸色有红转白。

    “……”

    “那为什么……”

    “……”云雀在床上转了个身背对着纲吉,“吵死了,草食动物。”

    屋子里突然沉默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纲吉虽然不能理解这个惊人的“消息”,“学长这样很难受吧?”

    “什么都不用做。安静,不然咬杀你。”


     

    家庭教师Reborn纲云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