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

  1.  49

     

    【勇维/全员】披集的SNS年底照片评选!(2)

      二 选照片也不容易啊 
       
      “Leo,你在看什么?”队友们发现Leo已经盯着手机半天了,又是皱眉又是笑。 
      “我在看照片,怎么选都不满意。”Leo招呼队友,想参考他的意见。 
      “你是说披集的SNS活动吧?” John也知道这件事。 
      “是啊,可是总感觉不对啊,明明披集的确拍了很多照片。” 
      “哪里不对?不是拍得挺好的,够帅啊!” 队友们不是很理解。
      “……怎么说,我本来觉得自己离决赛很近,没想到结果却……” 
      “很沮丧?” 
      “差不多吧,感觉自己这一年……” 
      “你的确没进大奖赛决赛,”Ivy说道,她是队里年纪最小的姑娘,却是公认最聪明的孩子,“但你已经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来了,比之前任何一次练习或比赛都好。” 
      “而且你也享受那次比赛吧,你所爱的音乐也好,花滑也好,都没有在比赛里背叛你。” 
      “Ivy……”居然被比自己年纪小的队友安慰了。 
      “我可是看了你的比赛才喜欢上花滑的,你是我的偶像,要加油哦!”Ivy笑嘻嘻地说。 
      John也拍了拍Leo的肩膀说道:“对啊,要在美国全国比赛上加油!” 然后话锋一转,“不过我会打败你的!” 
      Leo哭笑不得:“放马过来吧,我会赢的!” 
       “说起来,你们选我的照片选的是哪一张?”Leo对队友们的选择很好奇。 
      “嗯,你的还没选,克里斯的照片现在比较吸引我。”Ivy头也不抬地回答。 
      诶,说好了我是偶像的…… 
      Kate,另一个女队员接话:“我比较喜欢光虹啦,超可爱,之前比赛看到他完全看不出来是个高中生了。啊啊啊,光虹世界第一可爱!” 
      队友爱呢……
      
       ☆ ☆ ☆ ☆ ☆ 
      克里斯在候机室刷着手机,越看越对披集的拍照技术五体投地。 
      “真了不起,居然拍了那么多……这个他什么时候拍的……嗯这张,他那时候居然在附近?!” 
      克里斯开始考虑披集在每个人身上装了探测器之类可能性。
      突然,他手指停住了,若有所思地开口:“这个……想不到我还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看来今年真是惊喜的一年。克里斯喝掉最后一口咖啡,非常肯定这次飞机又延误了。 
       
       ☆ ☆ ☆ ☆ ☆ 
       尤里在练习的空挡里也不忘刷手机,米拉好奇地走近看了一眼,惊讶地问:“你在和奥塔别克聊天,那个哈萨克斯坦的选手?” 
      尤里头也不抬,手指在屏幕上点个不停,敷衍地回应了一声。 
      “那个英雄啊……”米拉可不会放弃,“在聊什么?” 
      “……披集的活动,”尤里终于抬头看了米拉,“我问问怎么选比较好,这种活动我之前没参加过。” 
      “啊啦,尤里真的交到好朋友了呢!”米拉整个扑过去把尤里抱住,使劲地揉尤里的头发,“真是长大了呀!” 
      “放……放开我,老太婆!” 
       
      ☆ ☆ ☆ ☆ ☆ 
      光虹偷偷看了眼外套的口袋,好想刷手机啊…… 
      不,不行,要练习,练习,集中精神! 
      啊!还是好像知道大家选了什么照片啊!话说我要怎么选才好……不知不觉,光虹练习的动作有些走形了。
      “呀,教练你来了!”耳边突然响起队友的声音。 
      “欸,诶——”教练怎么突然过来了,光虹头一扭看向门口,没人啊? 
      终于反应过来,光虹不开心地把脸嘟成了包子,说道:“师兄你又在骗我!” 
      师兄做了个鬼脸:“谁让你开小差。” 
      光虹一下子脸红了,开小差被发现了,糟糕…… 
      师兄拍了拍光虹的头,温和却也认真地说:“有什么事情练习结束后再想。专心做好一件事,嗯?” 
      “好。”光虹很惭愧地低头,明明决定要专心训练的。 
       
      ☆ ☆ ☆ ☆ ☆ 
      勇利想去给小维上柱香,推开门发现真利已经在里面了。 
      “勇利,过来吧。”真利说话时并没有回头。 
      勇利有点意外,真利姐会出现在这里。 
      “干嘛这么惊讶?你不在家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养小维。” 
      对啊,自己之前五年都没回来,小维大部分时间都是家人在帮忙照顾着。 勇利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利也不在意,话题又换了一个:“决定继续滑冰了吗?” 
      “啊,是的。虽然之前的确有过要退役的想法,可是经过今年的比赛,我觉得我依然喜欢花滑,也放不下。”勇利一开始还有点害羞,说出这样类似内心独白的话,但是说着说着就顺畅了,“看了其他选手的比赛,好想继续和他们同台竞技,而且,下赛季维克托也要重回赛场,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所以,我想继续滑下去!” 
      真利看着眼神坚定的勇利,又想起了年初他沉默样子,忽然心里一松,笑了笑说:“像个大人的样子了。” 
      “嗯?” 
      “我出去抽根烟,你和小维说说话吧!” 
       
      “勇利,快过来过来~❤”勇利路过维克托房间的时候被叫住了。 
      “什么事?” 
      “选照片呀~”维克托把还站着的勇利拉进被炉,紧挨着坐下。 
      “呐呐,勇利想选什么样的?我也觉得有点难啊,怎么办?今年是我勇利教练的第一年,也是第一次当教练,勇利是怎么想的?”连珠炮似的问题一下子涌了过了,维克托也越靠越近。 
      勇利连忙往旁边让了让,想了想说:“其实今年披集拍的照片是在中国大赛和决赛那段时间里的。而我今年的话……” 
      “勇利今年的主题是‘爱’呢!” 
      “嗯,其实的确不清楚自己在镜头下是不是也把这个主题表现出来了,再看看吧。”说到维克托,“是维克托让我察觉到自己身边的爱,以前自己太过封闭了。维克托是个好教练。” 
      “赞美我不客气地收下了~” 
      “不过……” 
      “嗯?” 
      “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就算今年你没有成为我的教练,我对维克托也不会改变的。” 
      感觉自己说了有点羞耻的话,勇利又补充道:“总之,维克托给予了我很多的帮助,这一年非常感谢!” 
      “勇利。”维克托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是!”难道说错话他生气了吗?不会又哭了吧?勇利有些紧张。 
      维克托抱住了勇利,头埋在勇利肩膀上,声音有些模糊:“勇利其实也给予了我很多东西哦。” 
      “欸,这样吗……” 
      “勇利。” 
      “是?” 
      “谢谢。” 
      “……嗯。”
      过了一会儿,维克托也没把头抬起来,勇利真的担心了,轻轻拍了拍维克托的背,喊他的名字:“维克托?我们继续选照片吗?” 
      “不要。”维克托没有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勇利之后一直等到维克托睡着才把他从身上扯下来,抱到维克托床上让他休息。 
      此刻勇利万分感谢自己的体力足以对付教练不定期发作的任性。
      
      

     

    冰上的尤里勇维

    评论
    热度(49)